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通灵异的老师
通灵异的老师

通灵异的老师

我任教的学校是私立的学校。基本上,公立学校退休福利还不错,私立学校
就不一定,甚至有些私立学校还有招生的业绩压力,一天到晚要到学生家庭访问
什么的。注意喔,是到「还没入学」的学生家里做家庭访问「拉客」,压力够大
了吧。也因此,有机会的话,蛮多老师会寻求到公立学校任教的机会,所以我们
学校里老师的流动算蛮频繁的,也因此补进蛮多年轻老师。

  当中以外表来说,最吸引我注意的,除了田采真教官,就是我导师班的英文
老师─梅思媛老师。她一毕业就在敝校任教,虽然年资多我两年,年龄却小我一
岁,是学生最喜欢的老师,有中学生女神之称。可是学生很喜欢欺负她,还给她
取绰号叫做「MissYuan」,倒是从姓「梅」变成姓「元」了!不过她也
很喜欢同学这样开她玩笑,不知道和之前来演讲的陈湘宜副教授相比,谁比较受
高中生欢迎呢?

  「MissYuan,我们班那些畜牲刚刚还乖吧?」在楼梯转角碰见她,
看见她老大不小还绑个马尾,清丽的瓜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有点弯腰驼背地抱
着讲义,像个刚发育的高中生,我总是要亏她几句。

  「Donaldduck,%@#*

  不过这是我们的默契,我叫她的绰号,她也言不及义地乱回我一段,当作打
招呼。

  正当她踏上楼梯要上下一节课时,我看见楼梯下方摆放贩卖机的地方有几个
男学生鬼鬼祟祟。看见他们闪烁的眼神、故作轻松的姿态,白痴也知道他们在干
嘛,我又不是没当过中学生,他们正准备偷窥梅思媛老师的裙底风光。

  其实学生青春期会有各种性幻想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只要不过度做些淘气的
事,或者严重到犯罪,倒也无伤大雅。而且即使过度慰慰,也不一定就是受到灵
障攻击。看到那几个男学生猥琐的样子,我生气的点只有一个─「竟然没揪!」

  梅思媛老师今天穿着连身白色洋装,但是裙摆非常短,大约只勉强包住屁股
再多出10公分的长度,其实不用从楼梯下偷窥,她内裤的颜色也已经透过薄薄
的裙子质料而透出来了,是可爱的蓝白横条纹。她结实的翘屁屁把内裤和裙子绷
得紧紧的,也因此让水蜜桃的线条非常明显,难怪这些小畜牲会受不了诱惑,躲
在楼梯下偷窥。

  不过用肉眼偷窥是不犯法的,我们公民课堂上也讲过,就算你用肉眼偷窥浴
室、厕所,那顶多也只是社会秩序维护法的行政罚罚锾的问题,缴完就没事,也
没有前科、前案纪录什么的。我有时候在想,是因为我在课堂上向学生强调过,
他们才这样吗?

  可惜那几个男学生不在我导师班,偶尔我会趁睡完午觉不小心勃起的时候,
灵视一下班上有没有人卡到阴的,这样一来也没有机会判断他们是不是色魔附身
还是怎样。

  这几天身边难得平静,我也悠闲地享受了有子万事足的生活;看着狗儿子愈
长愈大,虽然还是一脸憨样,却偶尔也会难得表现出牠继承到老妈的聪慧个性。
例如:牠会在浮游灵经过我房间时噘起嘴,露出还没长齐的乳牙,虽然一点都不
可怕,却至少能提醒我;如果是散步时经过有人自杀过的地点,强烈的地缚灵则
会让牠难得除了露出牙齿外,还会额外用尖细的幼犬语调「汪汪」几声,往往让
张家姐妹完全融化在牠的萌样,根本就无力除灵,而是「好可爱喔」地把牠抱起
又搂又亲;最后除灵的任务往往落在我这个根本看不见灵体的灵界瞎子身上。

  其实,别看我总是色欲薰心、跟渣一样,我可是个全力为学生付出的老师。
除了本分上应该做的,我也会在晚上的空闲时间带着唐憨狗逛逛校园,看看有没
有异状,何况我的租屋处离学校本来就很近。

  现在的憨狗已经能紧紧跟着我们的步伐自己走上几百公尺的路,我便让牠自
行乱逛,然后我跟轮值的张筱真并肩跟在牠身后在校园巡视。别看这校园白天平
平静静的,其实真要认真除灵的话,至少也要花个五年、十年才会变成所谓「乾
净」的地点。

  其实一般校园的灵异事件都不少,除了多数校园是墓园改建之外,功课压力、
感情问题有时也会导致学子自杀,加上学校一到晚上便人迹罕至、阳气不足,会
累积浮游灵或地缚灵并不奇怪。

  其中有一点无解的,是多数校园内都看得到的某人铜像。固然在历史上他有
功有过,但是他为了剷除政敌、杀人无数的残忍手段怎么说都有违天理,别跟我
说什么时代不同这类的鬼 那在法院判决书后面加註「死刑可也」、「不可低於
20年有期徒刑」是怎么回
事?揪出不同政党的政敌后,公开大规模处决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们却把这种人
的铜像供奉在校园。



  但是这种现象我们却无能为力,因为他的主灵还被供奉在北部一所纪念他的
庙宇,除非直捣黄龙,在层层宪兵守卫的陵寝里除灵;否则在校园赶跑那些阴灵,
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隔天铜像还是会被浮游灵入主。加上现在一般民众还是
有大部分把他视为民族英雄,除非全体社会愿意,否则以我们的灵力,即使能进
入那座阴庙,也无力除灵,台湾地区的民众一辈子都还是会受到他的影响。

  只见不懂事的憨狗在经过那位「伟人」铜像时,还是不自量力地用童音向它
「汪汪」了几声,我不知如何向牠解释,这是全台湾人是非不分的无奈共业,我
只好把牠抱了起来,把牠可爱的狗头上上下下抚摸了好几圈,在心中告诉牠,这
是无可奈何的事,不是我们懈怠,让这么危险的物体存在於校园里。这憨狗还真
的听得懂我的意思,马上发出幼犬萌到极点的哀鸣,一边轻咬着我的手,表示牠
懂了,要我放牠下去继续散步。

  「『嘿嘿嘿』真聪明,跟某畜牲完全不同。」张筱真穿着棉短裤、白T恤,
挺着一对夸张的E罩杯巨乳,锁骨附近很明显地露出黑色胸罩的透明肩带,乘着
微风在我身边冷言冷语。

  马的,好好一个人被讲成畜牲,就因为我曾经为了救她一命,把鬼屌插在她
小穴里面射精;从此她就不再叫我的名字了,要嘛叫我「死变态」,要嘛像这样
指桑骂槐地暗指我是畜牲。

  看着憨狗那还不太熟练的走路姿势,四只脚跌跌撞撞的,屁屁还抖来抖去;
即使是张筱真这样的冷血杀人魔,眉宇间也露出无尽温柔。

  冷不防地,连走路都还不太熟练的憨狗,竟用牠母亲生前那种夸张的奔跑速
度,尽力地把前脚伸到最前端,然后再往后施力,让身体像飞箭一样射出!牠前
后腿迅速换脚狂奔的结果,让小小的狗头显得特别突出,更让我好奇牠为什么这
么努力狂奔,比看到中国杀人魔的铜像分身还激动。接着是不远的教室处传来一
声微弱的女性尖叫声,划破这秋夜难得的宁静。

  我和张筱真紧跟憨狗的脚步,赶到一处废弃了好一阵子的教室前,只见憨狗
对着教室里面狂吠,教室的后门则被破坏,里面似乎有人影。

  「谁?」虽然这间教室因不明原因荒废,电源却没被切断,我便打开日光灯,
在黑夜中显得特别突兀。幸亏我是教职员工,如果被承包的保全公司人员或学校
警卫发现,掰个理由也可以随便混过去。

  那个教室四周窗户平常从内而外贴着报纸,里里外外都积满灰尘;平常虽然
有学生好奇想窥视里面,却都因为报纸遮住而不可得,加上满满的灰尘,更没有
人想碰。

  随着眼睛瞳孔适应刚打开的灯光,我眼尖发现佈满灰尘内的教室人影竟然是
梅思媛老师,她右脚陷入因陈旧而垮掉的讲台,可能因此进退维谷地拔不出脚,
而且小腿已经被讲台的碎木划伤,殷红的血痕在白皙的小腿肚上更是明显。

  「汪汪!」憨狗还是露着乳牙对着那个陈旧的讲台吠个不停,以牠激动的模
样,那绝对不是个小咖的灵体,加上教室无故荒废,我想那极有可能是曾经有人
意外死亡所变成的地缚灵!

  「憨狗,来!」我怕憨狗轻举妄动受伤,一方面向牠招着手,要牠回我怀里
让我安抚,一方面询问梅思媛老师伤势严不严重。

  「梅老师!还好吗?」我不再像平常白目叫她Miss元,而是担心她失血
过多,但是此时的梅老师已经失去意识,半躺半坐地倒在讲台上。

  「憨狗,别乱叫了!那是把拔同事!」我一方面搓着憨狗下巴附近,一方面
打算过去探视着梅老师的伤势,牠也回我一声小小的低鸣「嗷呜……」。

  「小心!有只恶灵!」张筱真穿着非常轻便,当然就想要大展拳脚功夫,张
筱慈还来不及叫她下手轻一点,张筱真已经双手插进短裤口袋,双手再次伸出时,
除了已经俐落地戴上手指虎,更用指缝抓起符咒,冲了过去,凌空飞起后双拳先
后往下尻去,「啪啪」两声,只听见空气被拳头划破的声音,伴随诡异的风压;
然后张筱真的长腿再用回旋踢往她刚刚出击的地方扫去,空气中又因气压改变而
发出「啪」一声,然后伴随愈来愈细微的长长「嘶……」声,我可以确定那只灵
体已经进入虚无世界,结束悲惨的一生。

  「哼,还会求饶。」张筱真帅气地维持右脚还悬在半空中的诱人姿势,白底
滚粉红边的内裤都从短裤的边缘露了出来。她现我正盯着她的胯下,她又瞪了我
一眼:「死变态,看够了没?」

  「筱真,祂刚刚这么惊恐地拜託求饶,你至少也听听看祂想说些什么嘛。」
鬼屌中的张筱慈有点生气地责备小妹。

  「好啦。」张筱真嘴里说好,脸上却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还耸了耸肩,一
脸欠揍样。

  「梅老师、梅老师!」终於在我轻拍脸颊几下后,梅思媛老师悠悠地醒了过
来。

  「梅老师,您怎么会在这边?」我过去帮她拨开周围已经朽坏的碎木,却也
不免发现她蓝白相间的条纹内裤已经从短到夸张的裙下露了出来,尤其是她小腿
陷入讲台里面,屁股却坐在还勉强支撑得住她身体的讲台上,短裙更不免被往上
撩高,导致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

  「我想说清出一个空教室,在我空堂的时候可以把同样在上英文课、但是程
度跟不上的学生抓出来特别加强…」她梨花一枝春带雨,眼泪因为小腿的痛楚而
从眼角渗出。

  「别哭、别哭,不痛不痛嘿。」我仔细地帮她把木头挑掉,还帮她用面纸压
住伤口,却又不免看见她内裤的走光。只好眼里吃着冰淇淋,却完全不敢作出尴
尬或害羞的反应,避免让她更难过,我把眼里的性感轮廓当作没看见。

  只是自己的身体被看见怎么会不知道呢?只见梅老师羞红着脸,让我看遍她
诱人的下半身曲线。没想到白天那些死小鬼费尽心思也未必能看见的美景,现在
就在我眼前。梅老师的翘屁屁近在咫尺不说,而且为了帮她脱困,我还可以堂而
皇之地触碰梅老师柔软滑嫩的肌肤。

  「你们慢慢弄,我跟『嘿嘿嘿』先回去。」张筱真抱起憨狗往外走,我的狗
儿子则依依不舍地看着我,嘴里的哼声从没停过。不过张筱真不想在这边看我和
梅思媛老师你侬我侬,就迳自抱着憨狗先行离开了。

  「那是你女朋友啊?」梅老师好像比较不痛了,竟然有心情问起我这个。

  「不是啦,是我表妹,因为喜欢我的狗儿子,所以陪我一起出来遛狗。」每
次有人问起我身边的三位美女,我都这样矇混过去。也因为很多人想神我身边的
美女,却总是神不到,所以我的绰号也叫做「灵异教师……神没」(冷)。

  「她好漂亮喔。」梅老师微笑着道。

  「哪有,没你漂亮。」我才不敢这么说,我只在心里面想,实际上我回答的
是:「只是人面兽心的母老虎一只。」

  幸好刚刚张筱真除灵的时候梅老师已经晕倒,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张筱真是个灵能力者的事实。

  不对,我总觉得有哪边怪怪的。随着我的眼神愈注视着梅老师的屁股,梅老
师也不自在地扭着下半身,直到她的内裤已经以正面面对我,露出大腿之间的三
角地带。我看着梅老师白皙的大腿和下半身三角地带的阴暗处,我一边不由自主
地启动鬼屌,也一边接到张筱慈和张筱洁的传心术:「小心!灵动很明显!」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白衣观世音,出来吧,鬼屌!」我还来不
及脱下裤子,灵视能力才一启动,我就发现四面八方大量的恶灵正从铜像的方向
涌来,从后门、前门和窗户缝隙一一钻入,然后进入梅老师的身体!

  虽然我确定眼前的是梅老师的身体,毕竟我刚刚没有开启灵视能力;但是灵
视之下,她的灵体竟属於另一位美女!鹅蛋脸配上大眼睛和柳眉,看起来应该是
贤慧的亲切脸蛋,却因为眼神的邪恶而让人望之却步!

  「本来打算吸收完这附近的灵体再跟你开战的,没想到被你的狗儿子撞破我
的好事!」那灵体露出冷艳的微笑。为了怕引起注意,她手一扬,「啪啪啪」主
动关上教室的灯,教室的后门也「碰」地一声随着她的隔空操纵而自动关上。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启动鬼屌前感到怪怪的了;第一:她说她进教室是要整
理荒废的教室,但是她一个女孩子在夜晚进入荒废教室,却根本没开灯!第二:
憨狗会那么激动一定是遇到灵体,梅老师既然看似是因为骚灵现象而尖叫晕倒,
但她醒转过来后却绝口不问灵动的事!

  惨了惨了,唐憨狗,请继承我主角的地位让连载继续下去,我命休矣!

  「在你临死之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诸罗鬼王麾下,东方勾魂使者─苍萱!」
只见她拿出大大一把招魂幡,本来穿着梅老师性感的白色小洋装也瞬间变成绿色
上衣、红色长裙,颜色虽然鲜艳,却诡异不堪,好像中元节要烧的纸紮人偶那样
的装扮。

  「我凭依在这女老师身上一段时间了,本来正在吸收这间教室里的地缚灵,
等时机成熟要主动找你为白馨报仇;没想到你的狗儿子撞破我的好事,我情急之
下只好放出大量的灵力投入外面的铜像身上。幸亏你身边那个胸大无脑的灵能力
者没有发现,只消灭了刚刚我正在吸收的地缚灵,并没有发现躲在这女老师里的
我才是主角,她和那只笨狗虽然察觉铜像内有不寻常的灵力,却以为那铜像本来
就怨念强大。」原来刚刚是唐憨狗先发现苍萱正借由梅思媛老师的身体掩人耳目,
前来吸收教室里的地缚灵;等到牠发现灵动而拔腿狂奔时,苍萱也发现憨狗了,
便藉由梅老师的嘴发出惊呼,让我以为梅老师遇到恶灵才惊讶地尖叫,其实我和
张筱真根本都上当了,恶灵根本就还在梅思媛老师身体里面!

  惨了,除了刚刚分散进铜像内暂厝掩人耳目的灵力已经回到她身上,苍萱又
号召了大量的灵体,一副一定「欲乎伊死」的模样。就算我现在能够射出阳气极
重的鬼屌精液,也许能驱散那些乌合之众,也难以打败充满自信的苍萱!

  这时候,一声巨响,突然整扇教室后门都被踹飞,然后一个声音冷冷道:
「我是大奶没错,但是我不是没脑的灵能力者!」

  只见唐憨狗率先冲进教室,在我身边停下冲刺的势头,然后噘起牙齿边的嘴
唇,露出根本就不吓人的乳牙,一边发出即使现在情势极度不利、也还是几乎逗
得我笑出声来的童音「汪汪」声,不过我身边围绕的灵体竟被这小傢伙吓得一一
退开。

  接着是刚刚那个承认自己大奶的声音主人,身材高挑的张筱真骄傲地露出长
腿,像在走伸展台似地,挺着丰满呼之欲出的上半身徐徐走了进来。

  「男人美色当前时,智商会少掉一半以上;幸好我不是男的,而且愈漂亮的
女人愈会让我生起戒心!」张筱真双手已经戴上手指虎,还拿起符咒,不慌不忙
地贴在运动鞋尖端。

  「哼!算你聪明,不过你回来只是送死!」苍萱说着马上挥舞着手中的招魂
幡,那些本来待在铜像里接受民众崇拜的、在阴暗处随处飘移的的恶灵,随着她
的号召,都一一聚集在教室内外。

  我本来还担心憨狗会不会被灵障攻击,没想到牠可神勇的咧,灵体被牠的
「利牙」一咬,竟然就像被鬼屌的精液喷到一样地灰飞烟灭。只见牠咬上瘾了,
明明连走路都不太会,却摇摇晃晃地四处攻击着那些恶灵!

  「我们憨狗怎么那么神勇!?」我现在难以启动鬼屌最厉害的部份─精液喷
射,只能拿出念珠和经文赶走或超渡一些比较弱小的灵体,不像憨狗大显神威,
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这真的很奇怪,猫狗看得见灵体,但是应该没有能力
伤害祂们啊。

  「你记不记得昨晚做什么梦?」嗯?昨晚,那就是今天早上啊,我记得我梦
到和童颜巨乳的白馨那个,基本上就是个春梦,人家还射在她无毛穴里面呢,潮
爽的,不过我可不会告诉张筱真的!

  「姐姐告诉我你做的是春梦,但是你的小鸡鸡平常那么少发射,累积那么多
的精液,做春梦难道都不会梦遗?」张筱真加入憨狗的战局,一边聊天一边游刃
有余地一拳一拳把灵体击碎。

  「梦遗完怎么没有在内裤上留下精液呢?好奇怪喔?」她已经几乎杀上瘾,
一边笑着、一边踏着华丽的脚步灵活地挥着拳头。

  「…」

  「…」

  「…」

  你他妈的唐憨狗你这个畜牲!没事不要乱舔啊!

  「憨狗!!!」换算成人类年龄还只是小婴儿的牠当然什么都不懂,听见我
的惨叫,无辜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现在看到牠伸出来不停喘气的舌头,人家还会
害羞呢!然后憨狗继续初生之犊不畏虎,勇猛地用牠嘴里残余的「灵能力兵器」
四处肆虐。

  我虽然除了鬼屌之外没什么战斗力,基本的念经能力还是有的,我盘腿坐在
教室正中间,帮憨狗和张筱真驱除一些没必要花费力气周旋的浮游灵;然后张筱
真杀进密度比较高的灵体里面,有时候一个拳法套路下来,四五只灵体被强制成
佛,有时候一个华丽的转身连续踢击,更是整团整团的灵体被击溃,侥倖没被她
打死踢死的,也都在逃窜中被憨狗一只只咬毙,我们简直就是配合地天衣无缝的
除灵特种部队!

  可惜的是憨狗今天过后可能就不会再具备这种能力了,我睡觉前一定要把牠
好好链起来,不让牠再有机会乱舔!

  眼看着兵败如山倒,程度跟白馨差不多烂,只有头衔很响亮的苍萱生气地跺
了跺脚,看了看周围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残兵败将,然后竟然露出诡异的微笑:
「今天先到这里,我倒要看看你这半调子灵能力者能奈我何!」

  然后一阵阴风从她的方向吹向梅思媛老师,苍萱的身体竟像斑驳的照片般一
片片剥落,从衣裤开始,直到她健美的胴体在我面前一丝不挂;但是我还无暇欣
赏,她的身体就噁心地从毛发、皮肤、肌肉、一片片剥落,让我一度以为她要自
爆。但是眼看着剥落的部分都顺着那道阴风吹进梅老师体内,我这才知道她要继
续凭依梅老师。直到苍萱的上半身逐渐残破直到剩下骨架而消失,突兀地剩下一
丝不挂的下半身,然后下半身也一一碎裂,最后剩下两只脚掌骨头,还持续崩解,
直到整个灵体都进了梅老师体内!

  看到顶头上司已经烙跑,其他灵体更没有搏命的必要,一一逃窜出去。不知
死活、自以为自己天生神力的唐憨狗也累了,只有意思意思追出去了几步,然后
就跑了回来,依偎在我脚边,先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地被睡魔侵袭、闭上
眼睛,然后勉强睁开惺忪睡眼再看我一眼,接着就瞬间进入梦乡。

  我看了看脚边可爱的狗儿子,确定牠没受伤,再看看昏迷的梅老师。心想,
哼,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还不简单,只要跟梅老师来一发,把精液射进她的
子宫,苍萱的灵体就会被强制进入虚无了。

  不过现在梅老师还在昏迷状态,我如果趁机来一发不就跟奸屍没两样;何况
被凭依的梅老师还是有她自主的意识,我可不能随便就以除灵为由,趁机性交她
啊。

  不然尊重她的自主意识,等她醒来问她:「咩休敢某?」

  靠,我是在耍宝什么啦,苍萱就是看准我有色无胆,才会凭依在梅老师身上!

  正当我看着梅老师露出内裤的下半身揣想这些可能性时,梅老师已经醒过来
了。

  「头好痛喔。」她红着眼睛,双手按在头痛欲裂的两边太阳穴。

  这才发现大半个屁股都露出来的她,连忙把裙摆拉下,遮住臀部的线条。惨
了,现在连奸屍都来不及了,我要怎么防止苍萱对梅老师不利?

  幸好天也快亮了,以苍萱的等级,大白天的,她也只能乖乖在梅老师体内蓄
积能量,最好是继续色诱那些青春期的少男,将他们对梅老师的欲望转化成苍萱
的灵力。

  「梅老师,明天我再帮您整理教室嘿。」经过我的提醒,她才想起她本来是
突如其来地有个念头想要整理这间教室,然后不小心被朽坏的讲台绊倒,才陷入
昏迷。

  不过我知道这些是苍萱凭依在她身上后,强迫灌进她大脑的记忆,并不是她
真正出现在教室的原因。

  这次真的问题大了,敌暗我明,之后到底怎么防止苍萱操控梅老师的身体胡
作非为呢?

  至少先送梅老师去急诊,处理完腿上的伤口,其他的白天再说了。

  抱着唐憨狗,看着牠垂在嘴边的舌头、还有不断起伏的胸膛;我只希望回到
家到上班的这两个小时,我能睡得安稳,补充完体力后,明天应该会有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