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窥视了好多年


  从15岁第一次有性接触,到现在参加工作两年,林林总总的也睡过不少女人,尤其喜欢玩熟女,她们在床上比年轻的更骚,各种花样也玩得开,我的这种癖好就起源自对于我妈的童年记忆。

  故事要从我第一次看色文说起,距离现在已经是十多年前了,当时刚刚上六年级,每天放学去网吧别人都是玩游戏,而我除了游戏之外就是看色文,当时主要的意淫对象是我的英语老师,她是刚大学毕业的才二十多岁。

  后来乱伦小说慢慢的多了起来,这时候我就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我妈身上了那时候我十一岁,我妈娘家那边原来是农村的,所以生我生得比较早,当时刚满三十岁,正好是小说里说的如狼似虎的年龄,每次看乱伦小说的时候就开始在大脑里把我妈换成故事里的女主角。

  当时的小说还属于描写比较夸张的时代,里面的女人几乎个个都是长腿巨乳的,其实生活中这样的女人很少,我妈就是一个瘦弱的女人,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也只有八十多斤,我妈之所以这么瘦,都是因为累的,这也跟我们家的情况有关。

  我所在的地方是属于某省会下辖的一个县城,我们家当时的条件有点差,我爸是保安,也就是给人看大门的,我妈在当地的农贸市场上班,市场里面除了卖菜的之外还有不少食杂店,我妈就在一家粮店里面当售货员。

  上六年级之前我妈摆地摊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将近四百多块,而我爸一个月的工资也是四百多,那时候大学生或者有点技术的,每个月都是一千左右,我爸妈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还没有别人一个人多,何况还要养我这个小孩。

  我妈上班的这家粮店是属于我爸一个朋友李叔的,李叔看我们家情况不好,就让我妈到他店里去,每个月给我妈差不多六百。

  但是由于我们住的地方离市场很远,李叔就让我们搬到他在市场附近的空房去,每个月从我妈的工资里面扣一百块的房钱,这么算下来虽然收入没变,但住的房子好了点,我妈的工作也轻松。

  就在我接触到乱伦小说没多久,我就开始琢磨偷看我妈了,由于我们住的房子是平房,只有大概二十多平,所以就是一间开间,既是客厅又是我爸妈的卧室搬过来之后我爸在里面搭了一个阁楼,平时我就在那里睡觉。

  刚搬到这的时候没厨房也没厕所和浴室,当时吃饭都是我妈去李叔家做好带回来,上厕所和洗澡都是去公共解决,后来过了一个月之后,李叔才在门口搭了两个一平米的窝棚,一个做饭,一个洗澡,上厕用痰盂解决。

  所以我的重点就是看我妈晚上和我爸做爱,每天晚上我上阁楼之后,就悄悄的往下看,由于我妈每天下午七点过才回家,那时候我爸要去上夜班了,等他第二天上午六点回来的时候,我妈正好起床,所以两个人平时是没机会一起睡觉的但是我爸个月有一天休息,只有那天晚上两个人才会同床,第一个月那天我爸出去喝酒,回来得有点晚了,我熬不住睡着了。

  后来第二天去翻垃圾的时候,果然找到了一个避孕套,于是第二个月我说什么也睡不着了,那天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做爱。

  那天晚上十二点过,我听见楼下有声音了,我就顺着楼板的缝隙往下看,只见我爸用手在被子里面摸我妈的胸部,过了一会听见我妈说了一句「老公,硬了没有?」

  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我妈说这种下流话,当时鸡巴瞬间就硬得发痛了,这时候我爸接着说,「没呢,你帮我摸摸吧」,我妈听了之后就伸手过去摸我爸的鸡巴。

  两个人相互摸了一会,我妈说「差不多了,先进来吧」,就看见我爸在被子下面给我妈脱内裤。

  我妈把他们俩的内裤放到枕头边上,伸手从我爸的枕头下面摸了一下,拿出一个盒子出来,我妈又说「等会,套用完了。」我爸问「不是还有一个吗?」

  我妈把盒子递过去说「自己看嘛,我骗你做什么啦」看了看盒子之后,我爸说「那这回不戴了吧,你明天去买点药吃」看我妈不置可否,我爸翻身趴在我妈身上,动了几下,我妈又问「进来了吗?」我爸回答说「不硬,你把腿分开点」

  只见我妈把腿张得更大了,两只小腿都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这时我爸哼了一声,终于把鸡巴放进了我妈的小穴里,我爸耸着屁股,慢慢的操动起来。

  我妈闭着眼睛,默默的承受着我爸的抽插,两只小脚放在我爸的腰上,跟随着他进入的节奏,不住的晃动着。

  过了两分钟,我爸不动了,我妈问「射了?」

  我爸说「没有,滑出来了」

  我妈又问「还弄吗?」

  我爸说「你水真多啊,一会夹紧点吧」

  我爸伸手扶住鸡巴,又放进去了,结果没动几下,又滑出来了这时候他好像有点生气了,问道「你下面怎么变松了,是不是被别人操过了吧」

  我妈说「没有,你别乱说。」

  我爸接着问「那怎么夹不住?」

  我妈听他这么说,也来了点火气,回答说「以前都戴套的,自己不戴套关我什么事」

  听我妈说完之后,我爸也不说话了,扶着鸡巴在我妈的裆部蹭了一会就射了两个人做完之后我妈爬出被窝,准备去门口冲凉,我妈下床的时候身上只带了胸罩,下半身从屁股到脚都是光溜溜的。

  我妈虽然个子不高,但腿很白也很直,两只小脚穿在人字拖里,显得特别性感。

  唯一可惜的就是由于我妈的阴毛太浓了,所以只看见从下腹到大腿根一片都是黑乎乎的,没能看见关键部分。

  第二天我爸和我妈吵了一架,当时我正在写作业,我妈跟我爸说拿了几十块钱,我爸问为什么,我妈说拿去买药了,这时候我爸就急了,说根本没有在里面吃什么药,这时候我妈就哭了,说万一有了怎么办。

  这时候我才明白他们说的是避孕药,我爸看我妈哭了,也没说话喝了几口酒之后,拿起制服就去上夜班了。

  自从那天看过我妈的裸体之后,每次我妈和我说话我都会不自然的想起那天的事,整个人每天昏昏沉沉,后来慢慢发展到每天晚上都忍不住对着我妈意淫。

  之后几个月我爸和我妈做爱也不戴套了,因为我妈买的避孕药够吃好几次,每次就让我妈吃药,我妈也随着他。

  就这样,六年级上半个学期结束了,可能是因为吃避孕药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不用摆地摊了,我妈来这的几个月气色也变好了,身上慢慢的也有了点肉,这时候她的身材就显露出来了,特别是屁股变得浑圆翘挺。

  放假之后我平时也没地方去,我爸就说让我妈平时上班的时候带我过去,好看着我学习,我妈最开始不同意,后来我爸又去找李叔,李叔很大方的同意了。

  第一天到市场是李叔带我去的,他就跟我说我妈在这有个外号叫面粉西施,到了市场之后看我妈穿着白色围裙,我妈本来长得就不错,跟附近卖菜的老娘们一比,确实不愧于这个外号。

  到了市场没几天我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了,最开始是李叔问我愿不愿意认他当干爹,还没等我说话,我妈就掐了我一下,说「怎么不愿意啦,李哥你这么照顾我们家,他早就是你半个儿子了,快叫干爸。」我心想,我又不是没爹,干嘛要多认一个干爸呢,这么一搞我岂不是成了二皮脸了,当时我就直接叫了一声李叔。

  这时候李叔笑了说,「哎呀阿娣,他不愿意就算了,孩子小又不懂事的,你掐他做什么咯。」

  这里插一句,我妈原名叫王招娣,后来搞出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这个名字也叫不下去了,所以这里也不怕说给大家知道。

  这是我妈脸也红了,说「他就是不好意思开口,这个事我就帮他决定了,你以后就当他是自己儿子,多照顾一下。」

  后来李叔再给别人介绍我的时候都改口了,他有个口头禅照顾一下,所以都是这么说的,「来来,这个呢,就是我的小儿子,很聪明很懂事的,多照顾一下咯。」

  当时我就隐约感觉这个李叔跟我妈是有奸情的,但是两个人平时在店里还是很规矩,所以也找不到证据,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我妈不小心说漏嘴了,我才确定。

  那天下午李叔不在,一个老太婆过来买面条,看见我妈一个人在,就说「你老公出去了,就留你一个人忙的哦」

  我妈笑着说,「他去进货去了嘛,我在这里也不忙的、不忙的。」那老太婆也笑了,「哎哟,小李得了你这么一个媳妇,真是福气呀,这店里面收拾得规规矩矩,真是好啊。」

  我本来在后面坐着写作业,听见我妈说话,当时就站起来了,这老太婆看见之后,拍着手说,「儿子都这么大了,这个小李,真是会藏的哟」我妈这时候才想起来我在后面,当时她回头过来,脸色已经是惨白惨白的了她赶紧把面条称给老太婆,这时候那老太婆还在说,「你我妈从老家过来照顾你我爸,很辛苦的,以后你要孝顺,知道不知道啊。」等这个老太婆走了之后,我妈看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好一会,我妈终于开口了,「老太太喜欢乱讲话的……」

  我看她还在狡辩,想听听她还想说什么,就说「妈,到底是不是乱说,我觉得李叔就不是好人,要不人我们搬回去得了。」这时我妈可能以为已经唬住我了,就说「别这么说,李叔对我们都挺好的,这种话你不要传给你爸听到,他们两个快十年的交情了,你爸又喜欢喝酒,到时候搞得多麻烦的。」

  我又和我妈争论了几句,我妈死活不承认,我也不好直接撕破脸,就想着找一个机会当场给他们俩抓住,看我妈还要不要点脸。

  第二天我妈就不让我跟着去市场了,但又怕我爸知道,于是就和李叔想了一个主意,每天开市之前把我送到李叔家里,然后闭市之前,我去市场找我妈,然后再一起回去。

  就在这段时间,我第一次清楚的看见了我妈的骚屄,那天下午七点,我从李叔家出来,惯例去市场找她,结果那段时间也快过年了路上不堵,我到的时候还不到七点半,她还没下班,于是就在市场门口等她。

  一直等到八点,在粮店旁边卖调料的一对小夫妻下班出来了,跟我说我妈正忙着,叫我先自己玩会儿,我隐约感觉我妈肯定和李叔在一起,赶紧就跑进去了进去之后发现市场都关得差不多了,李叔的粮店从外面锁上了,这时候天早就黑透了,我就顺着门面一边跑一边喊我妈的名字。

  跑了市场另一边的公厕,没想到我妈当时正好从男厕所里面出来,我心里一紧,知道我妈肯定在厕所里和李叔做爱,我就质问她「怎么进错了,你男厕所里面做什么?」

  没想到我妈说,「女厕所堵了,我过来方便一下。」我看她这样,也不想遮遮掩掩的了,声音也提高了,「放屁,李叔是不是在里面」,说着我就往厕所里走,我妈看见赶紧拉住我,不让我进去。

  这么一来,我就更确定李叔在里面了,我跑进去,一扇门一扇门的把踹开,结果没有一个人,我不死心又跑到女厕所里,没想到女厕真的堵了,最里面的一个坑由于下不去水,这时已经把地板泡了。

  我妈看见我出来,说「小孩子乱想什么,李叔有什么必要在厕所里躲你」没抓住现场,我也没什么话说了,惦记着回家,转过身就往外面走过去,我妈在后面跟着,过了一会走到车站,我妈突然说先逛会街不坐车了,这时我才发现,我妈虽然外面穿着大衣,但是下面两条腿都是光着的,就这么赤脚穿着一双短靴。

  要知道当时已经是一月了,虽然我们南方温度也不是很低,但是也很冷了,由于我妈爱美,下半身一般都是一条厚裙子,然后腿上是冬天穿的连裤袜,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了,难道我妈早上走得太急忘了穿了?

  当时我妈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我问她也不理不睬的,我们两个人一直走了块半个小时,我妈的腿都冻红了,这时候才找到一个卖丝袜的推车,买了几条以后,她又说找个地方换一下。

  我心想完全可以回家换啊,又有点急着回家看电视,就跟她说我要自己先回去,然而我妈死活不同意,我也发起脾气了,然后我妈突然抬手一个巴掌抽过来自从我发现她和李叔不清不楚的事之后,我妈就没跟我发过火,这时候我也吓着了当场就哭了,我妈看我哭了,又接着骂了几句,其中有一句我记得特别清楚,「你们都是一样自私自利的东西」,就小时候的经历来说,这是她骂得最重的一次。

  骂完之后,她自己也哭了出来,我看她这幅样子还以为是被我给气的,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就说赶快去商场里换吧,以后再也不使小性子了,这时候我妈才停了眼泪。

  到了商场以后,在一个卖衣服的柜台,我妈假装拿了一件准备去试衣间,结果人满了,于是我们两人就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等。

  这个柜台隔壁是卖鞋的,大家可能会记得原来试鞋有一种放在地上,水平向后略微倾斜的镜子,让你站着就可以看见鞋穿上是什么效果。

  当时有个人在我们旁边试鞋,试完之后把镜子留在我们坐的椅子边上,当时我妈脱了大衣,下半身穿的是过膝裙子,于是我就突然想借着镜子,看看我妈穿的内裤是什么样的。

  过了一会,她转身的时候,本来夹着的裙子打开了,我当时个子比较小,通过镜子正好看见她的裙子下面,结果看见一片很密的浓毛,我妈居然没穿内裤,鸡巴一下就硬了。

  然后我又换了一个角度,这边光更亮,看的更清楚了,不是正常两片阴唇闭合在一起的,而是微微打开,可以看见里面红色的嫩肉。

  当时我就起了疑心,虽然我那时才六年级,但已经上过黄网,知道这肯定是刚刚跟男人做爱过,要不然就是做爱多了屄都被操松了,心理上我还是希望是后者,我妈生我之前被我爸操多了,变成这样了。

  看了一会只感觉口干舌燥,鸡巴从来没有这么硬过,眼里也有点发花,没等我看过瘾,我妈就进去试衣服了,试完之后也没买,但是借机把丝袜穿上了。

  到家以后发现我爸在家,而且已经把饭做好了,这是后我才想起来,今天我爸轮休,所以今天晚上他肯定要和我妈上床,如果我妈回来被发现没穿丝袜和内裤,我爸肯定猜到她在外面偷男人。

  这么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解释得通了,我妈骂「你们就都是一样自私自利的东西」,那是因为李叔知道她今天晚上要陪我爸,还是射在她身上了,然后我妈只好把沾满精液的丝袜和内裤扔到厕所里。

  当时我的心一下就灰了,没等我发作,就听见我爸问她为什么回来得有点晚了,我妈支支吾吾的说下班之后有事耽误了。

  我爸虽然也没接着问,但晚上我写作业的时候,他靠过来问我我妈什么时候下班的,我当时怕他动手打我妈,就撒谎说晚了一个小时。

  过了一会就听见两个人开始吵架了,原来我妈给他说的逛了一会街,我爸以为是我妈提前教我编好话骗他,把我拎出去,对着我妈说不告诉他实话就打我,我妈连忙挡着他。

  当天他们吵得非常厉害,邻居听不下去叫了居委会的人过来才劝住,当天晚上我妈就连夜带着我回了娘家。

  过了几天,要过年了,我爸拉下脸来接我妈回家,我妈见了他一句话也不说我爸没办法就先带我回去了,到家之后我爸一个人坐着叹了口气,说「咱爷俩明天会北方探亲去吧」

  两天的硬座之后,就到了我爸的老家,刚回到村里我爷爷就问我妈怎么没来我爸只好说她有事,爷爷一听就火了,那年我爸跟爷爷在除夕掀了桌子。

  我记得当天晚上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爷爷说的,「当年我就不同意你娶她」初一早上我爸在屋里喝闷酒,这时候我妈打电话来了,电话是我接的,我妈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哭了,她问我们去哪了,说自己一个人在家想我了,我爸拿过电话说了几句,第二天就带着我回家了。

  后来我把这事跟几个一起在学校看黄碟认识的哥们说了,他们一致认为我妈那天肯定在厕所里和人操屄,还让我带他们去偷看,我当时也没同意。

  其中有一个就是第一个带头在学校看片的,名字里面有个正字,我们都叫他大正。

  上学那会儿,家离学校有点远,所以中午是不回去的,每个班都有一两个我这样的,学校就把我们这十几个人集中起来搞了一个午休班,中午放学之后校门锁了就只有我们这些人在里面。

  每个班教室里面都有一台电视,但平时是锁上的,后来大正发现音乐教室里面的电视是没锁的,于是就带着我们中午翻窗进去集体看片,当时的碟片是由几个人轮流从家里带来的,大家都非常保密,我们这个团体也稳定是那么几个人。

  大正就跟我说,因为我没有带碟片来过,就让我偷我妈的内裤给他,不然就不让我中午跟他们一起看片,我没办法,只好偷偷拿了一条给他,直到后面到了另一个校区,这个团体才解散了。

  他拿到内裤之后,就教我悄悄去翻我妈的抽屉和手机,他说他拿来的碟片就是在家找到的,然后他教我特别要找文件夹和旧书报里面,周末我妈出去打牌的时候,我就按大正说的,果然找到了我妈出轨的证据。

  我妈在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里,藏了一个抄短信的本子,正着翻是用钢笔写的正常短信,倒着翻是用没墨的圆珠笔写的,对着光才能看见,大概有几十页的样子。

  其中大部分是李叔发来的情话,还有一些是带色的黄段子和顺口溜,刚看完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只有对我妈一种特别的寒心,之后就开始幻想她那天在厕所里和别人做爱的样子,这时又硬了起来,对着我妈的照片撸了一发。

  自从看过这个本子以后,每次我妈和我说话我都会不自然的想起那天的事,整个人每天昏昏沉沉,后来慢慢发展到每天晚上都忍不住对着我妈意淫撸管。

  后来小学升初一放假的时候,我妈在外面偷人的事终于被我爸发现了,上大学以后我才从我爸一个朋友那知道具体情况。

  当时我爸对我妈已经有点怀疑了,那天是星期五,我妈下午出去和李叔的开房,两个人从宾馆出来的时候被我爸的同事看见了,就打电话给他,但是等我爸赶过去两个人已经走了。

  我爸就打了个电话,让我等我妈回家就悄悄给他打个电话,接通以后不要说话,过几秒钟再挂掉,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情况,等我妈回来之后就照办了。

  我爸回家的时候我妈正在洗澡,我爸一脚把厕所门踹开,抓住我妈的头发就把她拉了出来,转身又是一脚踢她肚子上,我妈倒在客厅地板上,我爸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拿着扫把没命的往我妈身上打,我躲房间里偷偷开个门缝看着,不敢去劝,同时由于有点恨她,也不想去劝。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现实中的女人的裸体,我妈的胸部和下身的样子至今我都还记得很清楚,让我吃惊的是她左边奶子上有一朵很刺眼的红玫瑰纹身,这是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的,我妈抱着头在地上挣扎,身上有的地方还有肥皂沫,整个人很狼狈,又有点下贱的感觉。

  我爸打累了,把我妈锁厕所里就出去了,晚上带了一些亲戚回来,两边的父母都在,当着大家的面问我妈是不是在外面偷人,我妈很冷静的承认了,又接着问是不是李叔,我妈怎么也不开口,我爸又要动手,被几个长辈拉住了,我爸接着说给她十分钟,不说出来就不过了,结果过了十分钟我妈也没有说。

  后来我妈回娘家住了一个月,开学前一个星期两个人就离婚了,我暂时跟着爷爷直到初中毕业,因为我爸要去北方工作,离婚之后我妈显得很忧郁的样子,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原谅了她。

  我妈离婚后李叔才跟我妈说了实话,原来他在老家已经结婚了,但他老婆不同意离婚,说白了他意思就是不会娶我妈,但以后还想接着睡她,这回真的刺激到我妈了,两个人当场就吵翻了,这些事情也是后来几个亲戚告诉我的。

  我爸去北方之后我般去爷爷家,我们家原来住的房子折价卖给我三叔结婚用,我妈跟外婆外公还有大舅一家三口住一起,这房子原本就小,住五个人已经很拥挤了,现在又多了我妈一个人,很快大舅妈就忍受不住了,每天换着花样的说风凉话。

  我妈没有工作,在娘家住着又天天受气,就这么过了半年之后,我爸在北方又找了一个女人,很快就再婚了,当时他亲自过来给我妈发了喜帖,我爸走了之后,我妈在家里边哭边骂,还砸了不少东西,大舅妈下班回来又和她大吵一架,这么一闹我妈在娘家也待不下去了。

  这时候我妈一个姓赵的朋友帮她联系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做板材的公司当文员,这个赵姐原来是黑灯舞厅陪人跳舞的舞女,所谓黑灯舞厅就是借着跳舞的名义卖春的地方,进去之后花十块钱跳一曲可以随便摸,有兴致的花一百块可以带出去开房,跟专业卖屄的也没什么差别。

  赵姐在舞厅认识了一个男的,后来这个男的板材生意做得不错,赵姐索性也不当舞女了,成了小老板的专职情妇,后来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带去少年宫学跳舞,这就和我妈认识了。

  本来我妈是不喜欢这个赵姐的,但当时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答应了,赵姐看我妈没有地方住,就在公司的员工宿舍里面给我妈匀了一张床。

  我爸二婚之后,就把后妈带到爷爷奶奶家去了,后妈是个心眼非常小的女人肯定是容不下自己老公和前妻生的孩子的,总是想法设法的找我的不是,但是那时候我马上就要中考了,在学校待的时间长,每天回家就睡觉,所以总算没出什么乱子。

  中考结束之后,后妈又开始在我爸那乱说话,开始撺掇我爸带我去做亲子鉴定,花了一千块钱查出来,结果我竟然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也就是说我妈十多年前就给我爸带了绿帽子,这时候后妈也怀上了孩子,我爸开始看我不顺眼了,于是到法院起诉我妈,并要求解除抚养权。

  由于情况比较清楚,我爸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也没有提太过分的要求,除了退还离婚之后一年的抚养费两万多和已经转移到我名下的部分财产,还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由于我妈没工作又喜欢打牌,已经把从我爸那分来钱用得差不多了,最后法院判下来一共七万多,我妈当时一千都拿不出来。

  当时赵姐就提出借给我妈一笔钱,但是利息有点高每个月三分息,相当于借七万多一年要多还三万左右,当时她给我妈一个月开的工资是三千多,也就是说除了日常支出,每年的工资刚好能把利息还完,我妈把钱结算给我爸之后,赵姐又趁机跟我妈说坐办公室挣不了钱,想赚钱还是得出去跑销售。

  自从不跟我爸住之后,我妈就把我带到他们员工住宿的地方去了,说是员工宿舍其实就是公司租的一个半地下室,两百多个平米用三合板分隔成了差不多二十间房,每个房子里面放一个高低床,基本上是给这个小公司的员工住满了,剩下的几间房在门口拼成一个厨房和一个看电视的客厅。

  这里也没分男女区域,可能两个女人隔壁就住着两个男人,包括我妈在内公司里面一共八个女人,都是当销售员的,我妈就和其中一个住一间房,除了四间房住了女人之外,剩下的十多间房住了三十多个男人。

  我和负责开车送货的阿根住一间,这帮男的都是卖力气的,所以平时聊天的内容也比较低俗,大多话题都围绕着公司里面做销售的八个女人,经常讨论谁的奶子最大,谁在床上最浪之类的事情。

  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就说起我妈来了,一个男人就说我妈屁股翘,趴着操肯定特别爽,接着有人问我有没有看过我妈和我爸上床,我顺口就把我妈离婚的事情说了,当时一群人笑起来,阿根说我妈离婚之后一年没被人操过,下面肯定痒得受不了,让我赶紧去帮她止痒。

  其实这里剩下的七个个女人都是属于风骚类型的,有几个原来就是这附近站街的小姐,后来被赵姐收编了,而且她们都是单身或者离婚的,所以和男的上床也没什么顾虑,基本上都被男同事们被操过了。

  因为地下室通风不好,房间又没有窗户,所以都是挂个门帘往走廊透气,房间之间的三合板也没有什么隔音效果,每天晚上都可以听见这几个女人叫床的声音。

  半地下室厕所和洗澡都是公用的,特别是洗澡的地方,在入口隔了三个淋浴间出来,每个淋浴间就只是用半透明的浴帘遮了一下,在里面洗澡的时候浴帘沾上水,基本等于透明的,这些女人在里面洗澡的时候,有几个男的就会在外面一边抽烟一边看。

  淋浴室没有挂衣服的地方,男人穿条内裤就进去洗,这几个女的一般都是穿个吊带或者三点式,胆子大的用毛巾遮住前面就去了,只有我妈比较矜持,都是去外面的澡堂洗。

  这帮男人之前以为我妈有男人,所以一直也都没对我妈下手,知道我妈离婚之后纷纷骂我妈是骚屄装清纯,其中一个叫老张的就提出给我妈下药,然后把她给强奸了,我在一边听得面红耳赤的,也不敢和他们还嘴。

  周末赵姐请大家出去吃烧烤的时候,我妈和三个女的陪阿根他们坐的一桌,赵姐和剩下几个女的和我们坐一桌,一群人又聊起我妈的事,老张让赵姐拿药给我妈,赵姐笑着给他们说,小琳(我妈离婚后改名王琳)下个月就开始跑销售了到时候等她放开了还不是随便你们玩。

  下个月我妈开始当销售员之后,我就开始觉得她慢慢的有点变了,她刚开始很少和这帮男的讲话,现在也会和他们调笑几句,有时候他们讲几个黄段子我妈也津津有味的听着,一次老张伸手捏我妈的奶子,我妈竟然欲拒还迎的在老张胸口推了一下。

  之后没几天老张就宣布他已经把我妈给操了,大家都说不信,老张就说今天晚上就让我妈在他房间过夜,晚上吃完饭果然看见我妈进了老张的房间,由于老张房间就在我附近,晚上我妈和他上床的时候,老张就一直让我妈叫出声来,我妈顾虑到我离得近,一直努力的压低声音,只有老张插得狠了才叫几下。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围在老张房间门口等我妈出来,老张把我妈衣服扔在门口,我妈只好光着身子出来捡,全身都被这帮男的看光了,不少人开始吹口哨鼓掌,我妈抬头看见我也在那,红着脸跑回自己屋去了。

  自从那天之后,睡过我妈的人又多了好几个,聊天的时候都说我妈在床上是八个女销售里面水最多的一个,而且屁股也大,就给我妈取了个外号叫水蜜桃,给我也取了个外号叫小毛桃。

  我就去找赵姐,问她为什么我妈变成现在这样,赵姐从桌子下面拿了一块板材出来,用钉锤一敲板子立马就裂了,她说这里卖的板子都是这样的劣质货,之所以能卖出去就是靠这几个女销售和经销商睡觉换来的。

  然后赵姐拿出我妈这几个月签的单子出来,说这里有一百张进货单,然后指着附近建材城的一条街说,这街上一半的男人都睡过你妈了,就算你妈是金刚屄也被操开了,何况她吃那么多避孕药,都是雌激素做的,吃完能不想男人吗?

  赵姐接着说,你妈被男人操过又不少一块肉,她自己还舒服,何况她单身你当儿子的应该觉得高兴,赵姐说完拿出手机放了一个视频,正是我妈和老张操屄的时候被赵姐拍的。

  视频里赵姐问我妈在干嘛,我妈说在和老张操屄的,赵姐又问我妈是怎么挨操的,我妈说她翘着屁股让老张抱着操,赵姐问我妈老张操得她爽吗,我妈说屄里舒服,然后赵姐就让我妈报数,数着被操了多少下,十多分钟的视频,我妈一共数到七百多就高潮了。

  后来我妈不在赵姐这干了,她才告诉我她开始不愿意去陪睡,赵姐就下药让老张把她给睡了,然后老张每天操她的时候,赵姐就在旁边羞辱她,我妈丢脸丢够了之后也豁出去了,才开始去陪那些经销商,当时赵姐给她拍视频的时候,是保证不给别人看的。

  那天回去之后,我妈正在做饭,一个男的搂着她的腰,贴着我妈的屁股蹭来蹭去,我妈看我回来了,马上推开那男的,我看她一脸享受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

  当了半年销售之后,这里三十几个男的大半都睡过我妈了,我妈也变得和其他女销售已经没什么区别,每天晚上都在不同的房间过夜。

  我妈虽然骚,但是在我面前还是尽量保持一个母亲的形象,当着我的面她是不准那些男人乱来的,上床也都尽量在我去上学的时候,要不然就是等到晚上,我虽然知道她在乱搞,那时候也没亲眼见过。

  但那几个月晚上睡觉经常可以听见我妈被操的声音,我妈叫床的时候喜欢叫那些男人老公,以后每天吃饭的时候那些男人都拿我逗趣,让我叫他们爸爸。

  老张是和我妈睡过最多的男人之一,他操我妈的时候特别喜欢打我妈的屁股,每打一下我妈就叫一声好老公,其他男人也跟着老张学习,有时候我妈和他们玩得晚了,别的女人都做完了,还能听见我妈被打屁股时候发出的啪啪声。

  和这帮人熟了之后我妈也开始在这里洗澡了,由于当时已经是快六月了,地下室很热,几个女的都是在屋里脱光了只带一块毛巾和肥皂就去洗,我妈也是这样,好几次都当着我的面拿毛巾捂着胸就出来了,后背和屁股都露在外面,特别是刚刚陪男人睡过之后,屁股上都是红手印,看着更像一个水蜜桃了。

  有一次老张回来的时候我妈正在洗澡,老张忍不住就直接在淋浴室里把我妈给操了,虽然隔着浴帘,但人影看的还是很清楚,和直接当着别人的面做爱也没什么区别,当时我正好在门口看电视,一个女销售赶快蒙住我的眼睛,把我赶回房里去了。

  其他那些女的再骚,都是躲在房间里做,最多让你听见点声音,所以她们洗澡的时候都不愿意男人进来,我妈是唯一敢在淋浴室做的,那次之后我妈去洗澡的时候经常有人跟进去操她。

  我妈因为这事还被赵姐骂过,一次阿根在淋浴室把我妈整个人抱起来操,我妈背靠着一面墙,两条腿由于都被阿根抬着,所以两只脚正好踩在对面的墙上,结果高潮的时候一用力,把那块三合板给踢塌了,赵姐知道以后训了我妈一顿,扣了她一千块钱,之后我妈才老老实实的洗澡。

  到了晚上地下室温度也变高了,男人都是赤膊,女人则穿连身的吊带裙,我妈也跟着她们穿一样,八个女人都热得胸罩也不带了,隔着衣服能看见两个奶子鼓鼓的挺着,乳头也很看得清楚,下身三角裤勒出的痕迹也很明显。

  晚上看电视的时候,经常有男人把手伸过去摸这几个女销售的胸部,有个外号叫哈密瓜的刚刚做完人流,胸部特别大被摸得最多,我不在的时候我妈自然也跟着被摸,有一次被摸爽了忍不住叫了一声,男人们都笑起来,跟我说我妈被摸奶子都能高潮。

  我实在见不惯了,加上当时在高中又找了女朋友,就跟我妈要钱去学校里住了,当时我妈已经还了赵姐一部分钱,我在这里也不方便她乱搞,就同意我去住校了。

  有一次我回来的时候无意中就撞到我妈和人做爱了,因为学校周末是不让住的,所以我一般都是星期六上午回来呆到星期天晚上走,那天星期五晚上提前回来的。

  刚到地下室遇到两个男的正在洗澡,本来我只是路过,结果听到他们正好在讨论我妈,一个人说没想到小琳这么浪,同时跟他们好几个男人玩,另一个人问他有没有试过我妈的屁眼。

  听到这里当时我已经非常愤怒了,紧忙往里跑。

  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我妈叫床的声音,我撩开门帘一看,我妈躺在我的床上双腿分开,阿根压在她身上,两个人正操得开心,阿根的鸡巴在我妈两腿中间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我妈屄里的淫水流的到处都是,两瓣屁股上都沾满了白浆。

  阿根看我进来了想爬起来,我妈这时候已经被操得有点不清醒了,双腿缠着阿根说,要高潮了再用力操几下,阿根的鸡巴拔不出来,只好接着操了进去,没几下就射了,我妈连忙用手搓了几下阴蒂,跟着也高潮了。

  我妈闭着眼睛还在爽,可能感觉阿根突然爬起来,睁开眼一看发现我站在门口,也有点吓着了,尖叫了一声拿被子挡住身体,叫我别看快出去。

  我出去之后,过了一会我妈也裹着毛巾出来想解释,我气急了一巴掌抽过去了,把她身上的毛巾扒了,看见一股精液顺着我妈大腿根往下流,忍不住骂了声婊子。

  我妈也急了,哭着说,对,我就是婊子,我就是不要脸的烂货,你满意了吧你牛b可以不认我这个妈,我就当养了个畜生,你刚才不就是看得挺过瘾的吗,你接着看啊,看你妈和野男人操屄,你喜欢就看个够。

  说完就坐在门口哭了起来,这时候另一个女销售也出来了,看我和我妈吵架就把我妈扶进去了,然后也把我拉进去,让我个我妈道歉。

  我看我妈的样子,也有点于心不忍,就先道了个歉,这女的又说你妈现在和男人上床,就和你在学校和人谈恋爱一样都是感情,也没什么区别,何况你妈这个年龄正是想鸡巴的时候,她又不是故意让你看见的。

  然后又说,你妈来着也是为了你,你要看不起她就磕个头,从此不要认她了你要还认她就不要管,随她高兴去吧,这也不是你能管的事情。

  我想这世上我也就剩我妈一个亲人了,连我亲爹是谁都不知道,不认我妈我岂不是孤单一人了,就答应不在管我妈的事,我妈把那女人叫出去,然后跟我说有些事要也是时候让我知道,我要认她也要等她说完之后再决定。

  我妈指着胸上纹的玫瑰说了她嫁给我爸之前的事,她在去农贸市场上班之前和赵姐都一样都是在舞厅陪人跳舞的,当时就是赵姐手下的一个小姐,后来不小心怀上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嫖客的,赵姐当时要求她去做人流,她躺上手术台的时候突然反悔了,决定还是生下来。

  但孩子不能没有爹啊,于是找了我爸,我爸当时刚从外地调过来,人也老实的看见有我妈这样的美女送上来,没多想就答应了,结婚不到九个月就剩下了我买通了医生说是早产才瞒了过去。

  我妈说她结婚之前就被几百个男人上过了,如果我接受不了她也不怪我,我这才知道我妈这样都是为了我,从此才打开了心结。

  后来我妈又在赵姐那做了快两年的鸡,终于把欠的钱还清了,在我高三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这老头之前是工厂退下来的老工程师,后来自己开了个门面做生意,属于比较有钱的那种,我妈虽然小他十多岁,但还是和他结婚了,这个老头就成了我的后爸。

  后爸之前的老婆死得早,又没有孩子,我妈就让我改了姓,随我后爸姓,后来我考上大学也是后爸给我出的学费和生活费,我知道我妈跟后爸结婚就是为了找人给我出钱读书。

  但是后爸毕竟快六十了,和我妈基本没有夫妻生活,所以结婚之后我妈和老张、阿根他们还保持了好几年的关系,直到我大学毕业之后,我妈的性致慢慢减退之后,这才断了关系。

  在我上大学时候,也跟我妈说过想和她做一次,但我妈死活不同意,按她的话说,我们毕竟是母子,就算她再滥贱,也不能和亲生儿子上床,不然就和畜生没什么两样了,虽然我不觉得乱伦是个问题,但看我妈这么坚持,操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完】

  字数:13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