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熟女警花


  我妈妈凌柔柔是个特警,对,还是电视里拿着枪和人对射的那种。我妈可厉害了,35岁的年纪,就凭借身上大大小小的战功混成了局里的一员猛将,再加上漂亮的外貌,经常被人称为最强警花。

  不是我吹,虽然我妈对警花这个称呼不太感冒,但是我妈如果稍微打扮一下,往街上一站,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这一点你问我同桌马忠强,他说不定会说的别我还夸张,他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上次生日还来我家吃了一次饭,恰好我妈请假在家,让这小子见到了我妈一次,从此就成了我妈的忠实迷弟。

  这事得从上个月说起,我妈她那次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大晚上的,据说是有毒枭交易被举报了,我妈别着枪就出门了。

  具体内容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案子挺大的,缉毒量之大前所罕见,没多久还上了新闻联播。过程肯定很曲折,因为我妈负伤了,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前阵子才出院。对了,住院期间还有省里来的领导对妈妈进行慰问,我妈这下子算是出名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升官了,进省厅都指日可待,估计我马上就得搬家了。

  哦,我是单亲家庭。

  妈妈平常都要加班到很晚才会回来,所以我一直都是自己做饭解决,今天也是这样。

  回想一下今天在学校和班花吹牛逼的情景,我的心里简直美得冒泡,不过马忠强那小子今天出奇地不配合,总是心不在焉地开小差,弄得我几次装逼没人接话都十分尴尬,放学后也飞快地溜了,哼,明天再收拾他。

  想着想着,我就慢慢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间听见开门的声音,知道是妈妈回来了,也就没有在意,继续睡了。

  大概一周后的一个周日,妈妈说是要加班,可是也没穿警服,穿了一套运动服就出门了,估计是什么秘密任务吧,啧啧,真是迷死人了,怎么就不化化妆呢?

  待在家里也无聊,打个电话约马忠强出去上网,他居然说有事不去,得,那我自己去。

  怕被妈妈发现,我没有去以前常去的附近的网吧(每次去都被妈妈抓到),而是跑到了马忠强家附近,那家网吧也有我的会员呢,这就叫狡兔三窟,嘿嘿。

  然而事实总会跟我开玩笑。

  在我刚准备进网吧的时候,我妈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了个大草!这TM也能被抓?你不是出任务去了吗?

  就在我准备束手就擒的时候,却发现妈妈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往前走了。

  咦?没看到我?难道不是来抓我的?

  那也就是说任务是在这附近!

  我的心情瞬间激动起来,还上什么网啊!跟踪妈妈去看看是什么任务,然后回学校就可以大吹特吹了!

  于是我做贼心虚地把帽子带上,帽檐压低,悄悄地跟了上去,怎么看怎么像个尾随良家妇女的痴汉,不过我也懒得管了,反正这附近人也不多。

  妈妈低着头快步走进了一个小区——这不是马忠强家的小区吗?小区里能有什么事,难道是抓贼?

  马忠强家里好像还挺有钱的,不过他是外地人,初中毕业和家里人吵了一架,就一个人跑到我们市来读书了,不过他一个人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就是这里了。

  哇,说起这个我就羡慕嫉妒恨,有钱加上有一点小帅,这家伙几乎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咱们学校能叫得上名的美女都跟他处过,还有好几个跟他来这个小房子为爱鼓掌过,我也——来他家打过游戏,他家里有一台PS4,妈的该死的资本主义。

  转念之间心绪飞过去一大片,前面妈妈已经转角进了一栋楼,嗯,正是马忠强的房子那栋楼。

  马忠强住在一楼,卧室窗户对着楼外面的一侧,如果绕过去就可以往里面看见,但是窗帘一直是拉起来的,因为他要跟美女打炮,万一被看见就不好了。

  我跟过去,发现妈妈已经不见了。

  没听见上楼的声音,难道是去了马忠强家里?可是他不是有事吗?家里应该没人才对啊?难道说马忠强私藏了什么罪犯!?

  嗯……年轻人思想就是这么跳跃。

  我悄悄摸到窗户边,发现窗帘有一条小缝,往里面一瞧,撇见了一抹黑色——正是妈妈的运动服。

  妈妈真的在里面,同样还在的是马忠强,他正坐在床上和妈妈对峙着。(这是只有一个房间和厕所的小单间,所有家具都摆在这里,我就喜欢趴在那张床上玩PS4,老过瘾了。)我有些吃惊,不会真是马忠强犯了什么事吧?他可是我好哥们啊,可是连妈妈都惊动了,他不会干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吧?不对,这个他干不出来,难道是*奸罪?这个——好像很有可能啊!

  我心里着急,却又不敢冲进去,我怎么解释自己怎么在这里?可是,可是……“凌阿姨。”马忠强突然说话了,这隔音真差啊,不过我却很久惊喜,可以偷听了。

  妈妈看了他一眼,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马忠强露出一个很恶心的笑容,说:“我们不是说好今天是最后一次的吗?”

  什么最后一次?

  妈妈咬了咬嘴唇,困扰的样子显得可爱极了。

  “你要说话算话。”妈妈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然后把运动外套脱了下来,丢在地上,身上只剩一件贴身的小背心。

  我的大脑瞬间死机,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们显然不会给我思考的时间,只见马忠强笑嘻嘻地伸出手拉住妈妈的手,然后用力一拉把妈妈拉倒,妈妈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

  马忠强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腰,一只手抬起妈妈的下巴,见妈妈紧闭着眼,不由好笑地说:“都这么多次了,还怕什么?”

  说完,大嘴直接盖上了妈妈的樱桃小嘴,妈妈轻轻挣扎了一下,就静静靠着他不动了。

  那一瞬间我有一种砸开窗户跳进去把他们都杀掉的冲动。

  但是我马上冷静了下来,如果我冲进去,那么我,马忠强还有妈妈三个人的人生或许就毁了。

  妈妈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刚才不是说了什么最后一次吗?

  虽然心急如焚,但我的脚却扎了根一样没有动弹。

  马忠强用舌头撬开了妈妈的红唇,却被妈妈紧闭的牙齿阻在门外,只能在妈妈牙齿上如同刷牙一般舔来舔去。

  不过马忠强没有心急,搂着妈妈纤腰的大手顺着妈妈完美的腰部曲线向上,覆盖在了妈妈傲人的胸部上。

  妈妈的胸很大,不是那种大到下垂,而是如同违反牛顿力学般地挺翘着,马忠强的大手隔着一层背心和胸罩握住了妈妈的右乳,大力到让人担心是否会抓爆。

  妈妈嘴角溢出一丝呻吟,马忠强更加得意,手一翻动,就从背心下摆钻了进去,直接把胸罩也推了上去,大手直接覆盖在了妈妈的胸上,两根手指夹着那一粒还是粉红色的小豆豆揉捏。

  妈妈嘴巴下意识地想要张开,马忠强的舌头就趁机伸了进去,把妈妈还没来得及发出的呻吟堵在了喉咙里。

  这一记湿吻持续了或许有近五分钟,等到马忠强把嘴巴移开时,两人的嘴巴之间还连着一条透明的丝线。

  妈妈靠在马忠强怀里大口地喘气,两手无力的搭在马忠强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忠强已经在用双手玩弄妈妈的双乳了,妈妈的手盖在上面不知道是抗拒还是挽留。

  那两粒小豆豆早已充血变成了小葡萄,骄傲地挺立着,马忠强用手拨了一下,引得妈妈一声娇喘,笑着说:“凌阿姨的奶子怎么玩都玩不厌。”

  妈妈有些羞怒地转过头,不过却无力反抗,两颗小葡萄早就已经出卖了她。

  马忠强把妈妈放倒在床上,低头亲了两颗葡萄一下,然后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说:“把屁股抬起来。”

  妈妈两只脚撑着床,把腰弓起来,马忠强解开妈妈的裤腰带,一扒拉就把运动裤拉了下来-=第壹版主小説站官网=——=m。dīyībāńzhū。īń=——=第壹版主小説站官网=——=ωωω。dīyībāńzhū。īń=-我惊呆了,妈妈的运动裤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裤!

  妈妈的下面很干净,没有毛,也没有刮过之后留下的淡黑,妈妈居然是天生的白虎。妈妈的屄外围有一点点微黑,但大体都是粉红色的,很小的穴口被两片厚实的阴唇包裹着,看上去就像一个馒头一样可口。

  馒头上沾着水。

  “真听话,说不穿就不穿。”马忠强淫笑着点头,伸手在妈妈的馒头屄上摸了一下,说:“骚水都泛洪了。”

  妈妈扭过头不看他。

  马忠强把妈妈的裤子完全拔下来丢在地上,伸手把妈妈的背心和胸罩也脱了,这样妈妈就已经一丝不挂了。

  妈妈认命般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侵犯。

  马忠强却好像一点也不急,他从床上爬下来,打开了一旁的衣柜,拿出了什么东西。

  妈妈瞥了一眼,发现是一双黑色的丝袜。

  “来,穿上。”马忠强把丝袜丢给妈妈,又拿出一双崭新的黑色漆皮高跟鞋。

  妈妈犹豫了一下,就拿起丝袜套上。看女人穿丝袜真是一种享受,尤其是有着一双美腿的人,雪白的大长腿慢慢变成朦胧的黑色,让人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摸上两把。

  我摸不到,不过马忠强可以,他也这么做了。

  马忠强握住妈妈的黑丝小脚,把高跟鞋套了上去,然后咸猪手就顺着丝袜小腿往上,一直到大腿根,又慢慢往回游,一直摸了五六趟。

  妈妈不耐烦地打断他,马忠强这么摸她除了有点痒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感觉,她现在只希望马忠强快点完事。

  马忠强飞快地脱光了衣服,然后扑到妈妈身上,用自己健壮的身体把妈妈的身子压住。

  刚刚脱内裤的时候,虽然是惊鸿一瞥,但是我还是看到了他的屌,不得不说,确实很大,竖直向上撑起来足有18厘米,都快到他自己的肚脐眼了。

  他压在妈妈身上,睾丸贴着妈妈的馒头屄,龟头顶到了妈妈的肚子上,肉贴着肉,还一跳一跳的。

  摸了两下妈妈的奶子,亲了下小嘴,马忠强坐起身来,把妈妈的两条腿举起来,夹紧地竖在自己面前。

  妈妈的馒头屄隐隐透过丝袜露出来一点痕迹,两条夹紧的腿几乎没有缝隙,腿根处就像是三条相交的线一样。

  马忠强用手摸了摸,说:“丝袜都浸透了,省了润滑油。”然后,就挺着大肉棒往那没有缝隙的三角领域钻。

  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不过从她颤抖的双腿可以看出她的紧张。

  这就是传说中的腿交吧?

  马忠强抽送了两下之后就变得顺畅起来,肚子撞着妈妈的大腿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让人口干舌燥。

  大肉棒在阴唇上来回摩擦,丝袜上的湿迹越来越多,最后几乎整片大腿内侧都是湿的,出水量之大实在罕见。

  期间妈妈已经开始发出轻轻的娇吟,没过多久就全身一阵颤抖,大腿抽搐了两下,泄身了。

  马忠强拔出大肉棒,巨大的肉棒上沾满了迷之液体,他自豪地把肉棒挺到了妈妈的面前。

  我瞪大双眼,妈妈居然毫不犹豫地把那根脏兮兮的肉棒含进了嘴里,还用舌头舔来舔去。

  马忠强舒服地呻吟一声,怕射出来,马上拔出妈妈的小嘴,然后把妈妈翻了个身,让妈妈跪趴在床上。

  伸手用力在妈妈裆部的丝袜撕扯了两下,撕出一个不规则的大洞,妈妈的馒头屄露了出来。经历过一次高潮,妈妈的两片阴唇稍稍打开了一点,露出一个仅有一根小拇指大小的洞,穴肉粉嫩嫩的,还滴着水。

  我不由担心那么大一根肉棒可不可以插进去,会不会插烂了?

  马忠强把大肉棒在妈妈的小穴口滑动几下,沾了沾水,然后往里一顶,龟头就陷了进去。

  妈妈痛哼一声,原本鼓鼓的馒头屄都凹陷下去了,小小的穴口被撑到极致,一圈颜色淡到泛白的穴肉紧紧地箍在马忠强的棱沟上,看上去吃进去一个龟头就已经到了极限了。

  我不知道马忠强到底有多爽,不过看他的表情已经那一跳一跳拼命忍着不射的肉棒,估计里面紧到让人想瞬间缴枪。

  不过马忠强到底还是御女无数,很快调整过来,然后两手握住妈妈的纤腰,缓缓向里推进。

  “嗯……嗯……”每推进一小节妈妈就会哼一下,仿佛每推进一点都是在开发新土地一般。

  待到马忠强肉棒还剩一半在外面时就已经推不动了。

  “凌阿姨下面真是太紧了,每次不先高潮一次进都进不去,高潮了一次也只能进到这里了。”马忠强在妈妈耳边说。

  “不,不要说……”妈妈摇头晃脑,她不知道,她的腰也在无意识的晃动着,渴求着每一次摩擦带来的阵阵快感。

  马忠强用力握住妈妈的腰,不让她动,然后自己缓缓地在里面转着圈搅来搅去,不知不觉间又深入了一节。

  “啊!不行了!不能再进了!”妈妈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手脚并用想要向前爬,难道……马忠强笑着固定住妈妈,说:“都这么多次了还怕什么,你哪次不是爽到哭爹叫娘的?你难道忍心让我就留着一大截在外面吹冷风?”

  “不要再进去了!求求你……我会死的……”妈妈仿佛忘记了自己是最强警花,只是用哀求的语气对马忠强说。

  马忠强摇了摇头,然后用力一顶,妈妈闷哼一声,肉棒却没有进去。

  “凌阿姨,你把里面打开啊。”马忠强用手按住妈妈的肚脐眼,那个地方现在凸起了一块,“你看,他都急着回家了。”说完又顶了两下。

  妈妈手上一下子没了力气,上半身扑倒在床上,屁股却翘得高高的。

  “对,放松,深吸气,好,放松,嘿!”马忠强引导着妈妈慢慢放松,然后猛地一顶,大肉棒一瞬间全根没入。

  妈妈小嘴微张,一瞬间翻了个白眼,差点昏过去。

  “啊啊,爽死了。”马忠强揉了揉妈妈的屁股,里面太紧了,揉一下屁股阴道里面的所有肉都跟着一起动,又是吮吸又是推揉,简直就是个全自动飞机杯。

  妈妈眼角流下一滴泪,对于自己的失身感到痛苦。

  “哭什么,凌阿姨这么漂亮,再哭就不美了。”马忠强用舌头舔掉妈妈的眼泪,下半身轻轻抽动了一下,见妈妈小嘴微张想要叫出声又忍住,就知道妈妈缓过劲来了,于是便开始轻轻来回抽送起来。

  妈妈一开始还能忍住,后来幅度渐渐变大,小嘴张开就再也没有合拢过,一缕缕婉转的呻吟渐渐溢出,最后变大,然后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

  “啊,啊……轻点,不要……啊……不要这么……啊,用力……”

  “凌阿姨,我干的你爽不爽?”马忠强边干边问。

  “不……不舒服……啊,啊……”

  妈妈还想反驳。

  “凌阿姨不老实,要惩罚。”马忠强把妈妈翻过来,让妈妈半躺在床边,膝盖搭在床沿,两只踩着高跟鞋的小脚踏在地上,马忠强则站在地上,大幅度地耸腰。

  “啊,啊……太……用力……了,啊……”妈妈用哭腔一般的声音说。

  “舒不舒服?”马忠强减速,温柔地抽插着。

  “嗯……嗯……”

  “快说,不然我就继续用力了!”马忠强作势又用力插了两下。

  “啊,啊……舒,舒服……轻点……”妈妈终于还是屈服了。

  “还想不想我艹你?”马忠强继续问。

  “不,不想……”妈妈摇头,然后开始大叫,“啊,啊,要来了……啊,用力,啊……”

  然后一股潮水喷出来,马忠强似乎吓了一跳,也跟着射了。

  高潮之后妈妈仿佛全身都没了力气,马忠强拔出大肉棒,上面全是触目惊心的白色粘稠液体,大肉棒即便疲软之后也很让人恐惧。

  “给我舔干净,我还要艹你一次。”马忠强抓着妈妈的头发把大肉棒挺到妈妈面前,妈妈犹豫了一下就含了进去,用舌头把两人混合的体液都舔干净,还用力吸了吸马忠强的龟头,把里面的精液都吸干净了。

  “下面这么嫩,口活却这么好,你老公以前是性无能吧?”马忠强把肉棒拔出来,再次硬起来的肉棒竖在妈妈脸上,显得妈妈本来就小的脸更小了。

  妈妈幽怨的眼神似乎默认了马忠强的说法,妈妈叹了口气说:“你要说话算话,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

  “放心,就是因为最后一次我才要玩个够本啊,来我们继续。”马忠强淫笑着又把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得到马忠强的承诺,妈妈似乎也更放开了,叫的比刚才更大声,也更配合马忠强的动作。

  后面发生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中,然后感到头晕就往床上一躺,睡着了。

 
...........